秦往
  在新興大都市吉都,有兩戶人家,一戶是經商的千萬富豪,一戶是貧窮的祖孫隔代家庭,他們本互不相識。一天,富家女兒吳靜心在街頭與貧家孩子蕭河林偶遇相識,兩個內心孤獨的人情趣相投,她和蕭河林隱秘來往,不久,吳靜心神秘失蹤了……從此,吳靜心的母親踏上了執著而又辛酸的尋找女兒之路。吳靜心最終回家了嗎?
  下午,李如春去小區附近的超市買點東西,剛從超市出來,又接到了一個電話:“請問你是李女士嗎?”
  “是的,你是哪位?”她已經沒有絲毫激動了,涌上心頭的是反感和懷疑。
  “不要問我是誰,我要告訴你的是,你女兒在我們手裡。”電話那頭,一個男子說。李如春的心猛地提到了嗓子口,頭緒也亂了:“你們……要多少錢?”
  “看來你很識相,我也不多說了。你現在馬上找到一臺櫃員機,不要掛電話,找到了馬上告訴我。記住,不准掛電話,否則我們就把人掛了!”
  李如春聽到這話,腿都軟了,忙應個不迭。她左顧右看,發現附近就有一臺櫃員機,急忙奔過去。櫃員機前有一個男子正在操作,她衝過去一把將他拉了出來,說:“先生,給我先來,我有急事,人命關天的事。”占據了位置後,她告訴對方:“我已經找到櫃員機了,你說,要我怎麼做?”
  “把你的卡插進去,弄到轉賬頁面,立即轉二萬元到我賬號里。我告訴你我的賬號,我說一個數字你摁一下。”
  李如春按對方的指示操作,突然,她想到了一件事:“我女兒呢?我女兒還好吧?”對方說還好,很安全,沒對她怎麼著。“你們得讓我聽聽我女兒的聲音,我才能放心。”她說。
  電話里安靜了一下,接著傳來一聲尖叫:“不要打我,求你了,不要打我!媽媽,快救我!”聽著女兒的呼救,李如春心亂如麻,她朝著電話里喊:“女兒!女兒!”回答她的是剛纔的男子:“你都聽到了吧,你女兒沒事。”
  “你們不要傷害她,我一定按你說的做。”李如春可憐巴巴地說,對方開始報賬號,李如春按照他的要求,把二萬元轉進了這個賬號。
  過了幾分鐘,對方說話了:“好了,我們查到你的錢已經到賬了。晚上你女兒就可以回到家了。”掛掉了電話。
  李如春一下子癱倒在櫃員機旁,全身像高燒初退一般,既輕飄飄的,又舒暢無比。女兒終於獲救了!女兒,失蹤了八天的女兒,你就要回來了!
  興奮了幾分鐘後,李如春想到應該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丈夫,她又拿起了電話。
  吳定成聽了妻子說的消息,興奮得從椅子上跳起來,但他很快又冷靜下來,疑點浮上心頭。是的,這件事很可疑,綁匪開始跟我要的是三十萬,現在怎麼才要二萬元就算了?而且還是用櫃員機轉賬,二萬元剛好是櫃員機日取款額的上限。
  “是不是又是騙你的?”他忍不住要給妻子潑冷水。
  “啊?”丈夫的話如一瓢冷水潑在李如春的頭上。她回想事情的經過,覺得是有些可疑,可是可疑在哪些地方,她又不明白。“女兒的聲音你聽清楚了嗎?真是女兒的嗎?”丈夫問。
  李如春回想了一下,說:“不敢肯定,那個聲音是哭著說的,有些含糊,而且離電話好像也有點遠,不是很清晰。”丈夫一聽,立即說:“肯定是假的,女兒的聲音是冒充的。”
  李如春一聽又哭了:“怎麼又是騙子呀,還讓不讓人活了!”
  他問:“你報警了沒有?”“沒有,他們不讓報,還不能讓我掛斷電話……現在報警?”
  丈夫嘆了口氣,說:“算了,報警又有什麼用。這些騙子,早不知跑哪兒了。”
  一個千萬富翁的女兒失蹤的消息也很快在全市傳開來,什麼樣的議論都有,幸災樂禍的、憂心忡忡的、真同情的、假關心的。他出去談業務、應酬,總有別的老闆或什麼人向他表示關懷,讓他生出一種抬不起頭來的心態。在一些聚會上,有人談起他的事,還發出了“保護富人”的呼籲。他覺得這句話是扯淡,這富人要怎麼保護?設集中營隔離起來?天天派警察跟著不成?如果是指保護富人的財產,那是不是要富人把銀行賬號都交給警察?看到警察保護富人,窮人也提出來保護窮人,警察又該怎麼辦?能保護富人不保護窮人嗎?
  他不是個高調的人,很少參加公共事務,網上幾乎都搜索不到他的名字,現在到處被人議論,他很不習慣。
  女兒失蹤十一天了,警方那邊一點消息也沒有,會不會遭遇不測了?中午,丈夫回來了,李如春忍不住說了她的擔憂,丈夫要她不要瞎猜。“能不讓我這樣想嗎?十一天了,女兒一點消息都沒有。她在哪兒?你告訴我!”說著李如春哭泣起來。
  (未經許可,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  (原標題:惑城(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q26gqpuse 的頭像
gq26gqpuse

剪髮

gq26gqpu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