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中玉(新華社供本報特稿)
  中國常駐聯合國副代表王民9日就越南非法強力干擾中建南項目一事照會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並遞交中國立場文件《“981”鑽井平臺作業:越南的挑釁和中國的立場》,要求秘書長將這份文件作為聯合國大會文件散髮給聯合國全體會員國。
  對於越南近期在南海問題上不斷挑釁。一些專家認為,這一舉措既向國際社會提供了中國對南海島嶼享有主權的法理和歷史依據,也是對越南日前向聯合國提交公函的回應和反制,同時可以對其他覬覦中國領海和領土的國家起到警示作用。
  指出越方嚴重違反相關國際法
  這份中方8日發佈的文件顯示,中國企業所屬“981”鑽井平臺今年5月在中國西沙群島毗連區內開展鑽探活動,而後,越南方面即出動包括武裝船隻在內的大批船隻,非法強力干擾中方作業,衝撞在現場執行護航安全保衛任務的中國政府公務船,還向該海域派出“蛙人”等水下特工,大量布放漁網、漂浮物等障礙物。
  照會遞交後,王民介紹了“981”鑽井平臺作業的基本情況,指出越方對中方正常作業進行非法強力干擾,嚴重侵犯了中方的主權、主權權利和管轄權,嚴重違反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 等相關國際法,破壞了該海域的航行自由與安全,有損於地區和平穩定。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9日說,越方一方面在現場加大幹擾破壞活動,另一方面在國際上大肆造謠誣衊,對中國進行無理抹黑和攻擊。
  她說,中方一向致力於通過雙邊溝通妥善處理有關問題。5月2日越方開始持續強力干擾中建南項目作業以來,中方一直保持剋制,同時在各個層級與越方進行了30餘次溝通,向越方提出嚴正交涉,要求越方停止對中方作業任何形式的干擾,撤走現場所有船隻和人員。
  王民說,西沙群島是中國固有領土,不存在任何爭議。1974年以前,越南歷屆政府從未對中國西沙群島的主權提出過任何異議,無論在其政府聲明、照會裡,還是在報刊、地圖和教科書中,都正式承認西沙群島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越南政府現在違背自己的承諾,對中國西沙群島提出領土要求,嚴重違背“禁止反言”等國際法原則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
  中國所提交文件起到三大作用
  中國社會科學院海疆問題專家王曉鵬認為,中國向聯合國提交的這份文件起到了三大作用:
  首先是針對越南。他說,越南為妨礙中方鑽井平臺工作,已經向聯合國提交類似文件,同時也多次在國際社會向中國挑釁。而中國發佈這份文件是對越南先前舉動的回應和反制,“讓越南方面放棄對西沙鑽井平臺的一切幻想”。他說,通過發佈這份文件,中方明確表示鑽井平臺處於無爭議海域,同時表明中方在西沙群島附近海域開采超過10年之久。這些表述“既有時間的厚度,又有空間的精度”,具有說服力。
  第二大作用是針對諸如美國、日本、菲律賓這類國家。王曉鵬說,這些國家均試圖在中越糾紛期間“渾水摸魚”,“大撈一筆”,獲取非法利益。而中國適時發佈文件,表明西沙群島在歸屬問題上沒有任何爭議,而且中方鑽井平臺處於沒有爭議區域。“所以這件事完全是越南自導自演的一場鬧劇,不會有任何有利於越南的結果。”他說,中國“擺出事實向美日菲表明,在‘981’(鑽井)平臺問題上,他們無機可乘……”。
  第三個作用是針對整個國際社會和國際輿論。中國此次除了發佈立場文件外,同時發佈多個附件,包括1958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關於領海的聲明》、1958年9月越南總理範文同致中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的照會以及越方1972年測繪和印製的《世界地圖集》 封面和“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新加坡”部分。
  王曉鵬說:“這些附件很有分量。(表明)我們針對南海諸島及其附近水域享有主權管轄權的法理依據和歷史依據非常充分……我們擁有南海唯一的歷史證據鏈和壓倒性國際法理優勢。”
  潘基文或向全體會員國散髮文件
  這是中方第二次就越南非法干擾中企在西沙群島海域正常鑽探作業照會聯合國秘書長。5月22日,王民照會潘基文,轉去中方立場文件。
  越南先後於5月20日和6月5日兩次致函聯合國,反對中國在越南聲稱的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內設置鑽井平臺,以及部署艦船進行保護,誣告中國侵犯其主權。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收到中越兩國分別遞交的文件後將會如何處理?就此問題,國際關係學院法律系吳慧教授說,向聯合國秘書長遞交文件,表明兩國希望就這一問題引起關註,緣由是“聯合國秘書長有權就國際範圍之內有可能影響國際和平與安全的事件提請聯合國大會和安理會註意”。
  她說,中國遞交立場文件意在在聯合國的範疇內,阻止越南利用聯合國達到自己的目的,從而捍衛中方海洋權益。接下來聯合國秘書長有可能滿足中方要求,將《“981”鑽井平臺作業:越南的挑釁和中國的立場》作為聯合國大會文件散髮給聯合國全體會員國。  (原標題:中國就越非法行為照會潘基文)
創作者介紹

剪髮

gq26gqp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